小拨浪鼓呀

应是剑钩天上月,入世化作雪中风
出自我的大宝贝应声!

长兄。

天地间最温柔的回响。


说这么多看看郑居和吧。【?】每一年都希望爱他的人多点,送他成为ido,不需要进前五,前面点也行,(=TェT=)这样来讲日后剧情他因为心魔身死/出意外可能也降低了,秋梨膏。

那个魔尊徒弟好像搞错了人生目标


沙雕段子+玩梗,随便看看

徒弟梦无眠×师父游子夜

1


徒弟前身是魔尊时贼嫌弃魔族恋爱脑男女修对于跨种族恋爱的向往;而现在,他不禁觉得以往听闻的跨种族恋爱都太虚假,师父只是拍拍他肩,他都能鸡叫一整天,完全克制不住自己想和师父生孩子的欲望,哪来那么多跨种族苦恼纠结!

2

徒弟曾想修魔也是修,修仙也是修,他暂时抛弃魔族尊严拜,入仙门又如何呢?大不了学成如何控制相逆灵脉后把人咔嚓掉,他又是一个没有污点的好魔族!

可是他没想到他会喜欢上自己的师父。

感到委屈的徒弟仗着从小撒娇的特点,抱住了师父的腰,哑声道:“师父,我不干净了。”

师父:“?”

师父:“那你快去洗澡。别把为师衣服一起蹭脏了。”

3

师父半夜有感起床看月,踢到了蹲在门口睡着的徒弟。徒弟很心机,从自己为什么会被踢一路分析到了他和师父因为误会分分合合不死不休,徒弟分析完了,觉得很难过,爱情的道路上为什么要有那么多误会呢?

于是徒弟声情并茂道:师父,我不怪你。

师父:……

师父:?

师父:但凡今天宴会你多吃几个菜,你会半夜这样发疯? 

4

他们被困在这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徒弟不禁有些悲从中来,想着有些话不说可能就没有以后了:“师父,我有话想对你说——”

师父沉重的点点头,一副我看透你的样子:“来生还做父子。”

徒弟:?

5

徒弟觉得月光好亮,照得他有些心猿意马,一时情动之下拉着师父的手高举对月,喊道:“师父我 、我喜——”

“我懂。”师父严肃地握紧了徒弟的手:“你终于要把想和为师结拜的想法说出来了。”

徒弟:.....

徒弟:呜。

6

徒弟原本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徒弟,毕竟他可是魔尊夺舍重生,优雅又尊贵;可是拜入了仙门之后,他愈发觉得吃食堂可比他妈吃个人套餐有意思多了,天天为了鸡腿和同门骂街骂到山下小镇的居民下半辈子靠助听法器生活。

7

徒弟累了,不想再爱了,正准备放弃,突然在查收师弟妹私藏的门派违纪品中发现了自己师父的色图。

虽然只是一张战损破了一点衣服的图,那也很色啊。

徒弟突然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8

徒弟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要表白。

徒弟:师父,我有话要跟您说,我心.....

师父:你别说,我先说。

徒弟:?

师父:你不可执迷不悟,这样是不对、又悖伦理的。

徒弟心头一紧又一喜,莫非师父知道他的心意?

于是他紧接着师父的话问:若弟子偏要强求呢?

师父低头皱眉。

时间停了半晌,师父叹了口气,拍了拍徒弟的手,一副父亲嫁女的表情:你要真喜欢门口大黑,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要想好了,一人一狗,日后路很难走。

徒弟:?

徒弟:不是...师父你听我解释!我那是对着狗练习……哎不是!师父别走啊,我说的是真的啊!

9

其实徒弟会爱上师父也不是没有原因。事情是这样的。

徒弟还是魔尊时,他以前有个属下暗恋他,然后百费周折搞到了徒弟还散着的灵魂,想要复活他,并给他下了一眼恋爱咒,苏醒后第一眼看 到的人就是他今生喜欢的人,又不希望徒弟用本尊身体复活太强大了反而能压制过他的咒语,于是找了个人族身体。[ 徒弟没有这部分记忆,他只以为自己靠自己夺舍]

结果找到死人尸体准备施法时出现意外,年轻时出来抓鬼的师父路过了属下找的小破庙。

感到路过的对方比自己牛批很多,属下一惊,跑到一旁柱子旁边隐匿气息躲了起来,却不小心把装徒弟灵魂的镯子掉到了地上。属下:**说出了会被lofter进行不知道怎么描述操作的词!!

庙里黑灯瞎火师父也没注意看,一脚踩到了那个小镯子。

属下:訫!哪来的傻逼道士居然敢踩主上!!

师父似乎感到了硌脚,皱眉弯腰拿起那个镯子,发现里面有灵魂气息,于是师父升起一-指灵火,照亮了他所在的一方地,成功发现地上还躺着个身体。只是那具身体并无灵魂,冰凉已久。

于是师父在想,恐怕是鬼怪妖魔窃去了这个小孩灵魂放在这儿,然后去寻找其他猎物了。看来他得加快行程。

当然,走之前得先给这个孩子还魂、加个保护咒。

师父开始念起咒语。

师父念完咒语,地上乞儿的身体猛得睁开眼睛,迅速起身,眼神直勾勾的盯向师父。

师父心想,好怪的眼神,不喜欢。可能是还魂后遗症吧。

于是师父好心的说:你先睡一觉好 好休息吧。

然后一巴拍在了刚入魂还没感知的徒弟后脑勺。柱子背后的属下柱子都捏碎了,只靠他一腔不想被发现的毅力硬把柱子碎片拼抱在一起,属下眼眶都红了,心里狠狠骂:孤儿臭道士!!!对主上又踩又打!!你莫得心!!

10

门派里的人都说师父是凭实力单身,蝉联多界修仙寡王第一名。

徒弟有点好奇,不小心就把心里话“ 怎会如此”问了出来。

然后就开始有门里八卦老人跟他科普:

part1

师父【感叹】 :这边月色真好,如果有人一起看就好了。

路过女修:我也觉得这边月色.....

师父:那我让位给你看。

part2

路过男修:恳请仙君一战,定下谁输谁给对方做炉鼎。

师父.....

男修:仙君莫非玩不起?

师父:好奇怪的要求。行吧。

后来师父三招定胜负,男修给他顶了一年的炉子。

徒弟:.....

徒弟:牛逼。

11

大黑虽然叫大黑,但它是一条白狗。小时候的师父捡回大黑时它脏脏的,师父以为大黑是黑狗,就叫了大黑,洗干净才发现原来大黑是白的,师父虽然有点小失落,因为师父师兄的黑狗特别威风他也想要一条-一样的,但最后还是抱住自己的白狗承诺会养他一辈子。渐渐相处中,师父也为大黑渐渐改变了自己审美。

      师父收徒弟时,以为徒弟时个聪明孩子,没想到是个铁憨憨,师父有点小失落,但他仍旧没有表露,只是委婉地跟徒弟表达:我们不合适,要不你换个师父吧。

      徒弟:.....人不如狗。

12

师父在师叔的安排下和相亲对象一同进餐。突然想起家里的狗和徒弟还没喂口粮,猛然站起,匆匆告别:“ 我有事先告辞。

“等等!”相亲对象站起来,“ 仙君何事如此着急,如果需要帮助……”

师父想了想,觉得说回去喂狗很急,不太尊重人家,就委婉说:“回去喂喂儿子。

于是这天做完任务回门的徒弟一进门就被人送上了恭喜你有师娘的锦旗。

徒弟:???

然后又在懵逼中听闻了师父和突然出现的师娘以及师父的儿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13

说起徒弟作为人的第一次御剑,为了跟师父显摆自己技术,特意用了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御剑,还不带喘的来了一手跳跃御剑。

结果耍到一半悲剧了,在旋转180度的时候衣带挂住了剑穗,徒弟就这么尴尬的倒挂在了剑柄

徒弟不甘心如此出糗,赶紧挣扎起来,却发现越;挣扎衣带和剑穗的结越死,死到不砍断解不开。

徒弟:.....

徒弟:师父!!救命!!

结果风太大淹没了徒弟的声音,远远看去只能见着人不停挥舞一双爪子嘴里念念有词。

师父也只以为徒弟技术高超,空中倒立挂剑还能给他来个双手翻花,抱着大黑就拍起手来:厉害。

14

徒弟第一次做菜,把淀粉当成了盐,做出了一桌就很油炸食品的菜。

      徒弟对着-一桌狗都不会吃的菜发愁。恰逢师父路过,对于桌.上一堆炸至金黄还挺香的东西蛮好奇,又有多余筷子摆着,他询问了一下,见徒弟魂不守舍的点了个头就品尝了一口。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啥了的徒弟:!

吃了一口的师父:……

师父:你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急着谋害老人?

15

徒弟和坏人打了起来。

彼时徒弟自己以为自己已经和师父是一对了,  殊不知大家都觉得他们是父子,连师父自己也这么觉得,只有坏人和徒弟看法相同,坏人见不敌,恶意出言嘲讽:你强扭下来的瓜,甜吗?

徒弟生气急了,一时乱了剑法,恰巧师父经过,听到了坏人的话,神色一凛,出手打趴了坏人,接着逼问:说!你混进来多久了?怎么知道我们买了块瓜田?

16

徒弟觉得,叫泰来峰主太过生疏,叫长老太过尊卑,叫师父太有距离感  他思来想去,  觉得夜夜刚刚好。

然后他鼓起勇气:夜...夜夜!

师父:?

师父:买药通宝三千够吗?不够要不要六千?

[师父内心:为什么要叫我爷爷?]

17

听说别人打耳坠很性感,是求偶的重要利器,徒弟觉得很有道理,隔天跑去拆了个兽骨钉耳朵上,他又想了想既然耳钉有功效,那多打几个岂不是效果更妙?傍晚,师父看见一排骨架浩浩荡荡朝他走来。

淮生门一些旧事记录

1

少年时期的柳望生经常赖在岁玄央的单独书房不肯走,到晚上了依旧挑灯夜读。

岁玄央没办法,毕竟小孩刻苦也不是坏事,做师父也不好阻止。只能迂回在开水里加入好梦草哄小望生喝。

2

小时候齐居慎、陶云归、陈明执一起入山采药爬梯子时,总会发生些口角。

齐居慎长两人五岁,修行年月也长,仗着自己一身灵力在前头带路带的飞快,后面陶云归气喘吁吁,差点没厥过去;而陈明执更甚,有气进没气出,小脸都紫了。

这时候陶云归心疼师弟,就叫:“ 姓齐的!跑慢点!你要投胎啊? ?”

齐居慎就一脸“ 你真菜”的表情回过头朝自己二师妹伸手:“喏,要拉一把嘛?”

陶云归就炸了:“不用!你是不看不起我?”

队伍末尾快要死了的陈明执:“诶、师兄师姐、冷静、冷静...”

后来柳望生来了,三人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师弟已经搞完全程,他们还在去的路上。

3

柳望生是魔族出身,是以刚入门时还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往悬崖洞里睡的习惯。

这就让岁玄央常常一通好找。

终于有一天,岁玄央从别扭不愿意说原因的柳望生口中问出了话,有些哭笑不得,就悬剑坐在悬崖口,对着里面的小柳望生说:那师父陪阿寻睡。

那天月色很好,风也不如以往的烈,岁玄央安安静静地枕在屈起的膝盖上,红衣微微在长夜里飘动,他好像一尊亘古不变的神像,又好像佛陀流落人间的朱砂泪。

4

青年时期的柳望生会说话结巴,语气听起来也暖暖的,让所有师兄弟姐妹都喜欢往他脸上拽一把。他是魔族,很多习惯都与人不同,齐居慎教过他用筷子,陶云归教他梳头发,陈明执教过他如何着那七七八八人类饰物,而岁玄央,握着柳望生手,教他写下了日后天天年年执守的为人处事。

柳望生住不惯卧房还喜欢往悬崖边睡,岁玄央拗不过,就自己坐在飞剑上,陪柳望生悬在他喜欢钻进去的涯洞旁睡觉。柳望生过意不去,觉得对不起师父,后来慢慢习惯睡在岁玄央给他准备的卧房了。

      柳望生第一件收到的礼物是大师兄齐居慎送给他的金色小头饰,第二是三师兄陈明执送给他的小山雀,三是二师姐陶云归的归去来思花的种子。四就是师父岁玄央的一曲剪玉,以及佩剑“缚魄”

      后来自己给剑雕了个新名字:来了。

5

律阁阁主的装束向来是白衣,只是到柳望生这儿稍微有点特殊,如果要上战场或者领队出任务,他只着玄色。

当年以魔躯入仙途,为拜入玄央仙尊门下柳望生自剔魔骨时把痛觉一并拔除,后来受什么伤都没有什么感觉,有次回门满身血把师姐吓昏过去一一虽然大都是敌人的, 只有腹部是自己的,不过为了以防类似事情再发,柳望生还是选择跟慕师叔报了来年新装造多一身玄色的。


6

柳望生梦见以前冬休师父会领着他、齐师兄、陈师兄和陶师姐四个在淮生河上支起一条小船,抓抓河里鱼,蹲蹲林间冬兔;夏天换新衣了,他曾偷偷在淮生的裁衣坞里看见师父拿剪子给他们修线头,拿针线补衣角。柳望生想起自己喝醉了爬屋檐上找燕窝,又摊平沉在天星下唱歌,还是师父把他扛了回去....梦到最后,他梦见自己亲手举起师父的殊晴剑拦去了师兄师姐救师父的路,岁玄央的剪玉笛在身后悠扬,吹的调子与小时候为了哄他们四个睡觉一样,柳望生回头,却是满目艳红,他最最敬重的师父衣服上暗色一片,剪玉声戛然而止,从红衣人手里滚落地上,敲出一阵令人绝望的沉响。

小片段

窗外牵念花的红蕊吹落阁中,一瓣落在新任阁主面前用来抄写律法的生宣上,羞怯地掩住了抄写者的姓名。柳望生垂眼,分出擦拭玉萧的手捻起那瓣红蕊,恍惚间时光倒回百年前,他牵住了岁玄央的衣角,也牵住了整个少年时光的倾慕。

他复又想起自己刚入门的那一个新年,岁玄央笑着摸着他的头,跟他说不必在意出身上的不同;又在他手中放入了牵念花的种子,告诉他聊赠一枝春;再带着他一起在律阁前的远山亭将牵念种下。怀云峰巍峨屹立,红衣仙人双手合十,虔诚祈祷:愿我徒阿寻诸事如所愿,己志顺东风。

“咚咚。”

眼前新年红相随声散尽,柳望生猛得清醒。时已过子夜,月上梢头,苍龙报时撞钟;律阁前没有红衣仙人倚门吹萧,亦无红袖可牵。柳望生颤颤巍巍伏了身子在律阁案前,眼泪落了下来。

“师父……你说谎了。”柳望生哑声,指尖花瓣碰裂四散:“说好赠我三月春,怎么能收回去?”

律阁前亘古不变的白月照入窗,悬似一把长刀,叫生人发疼。

小快乐。

小时候陶云归爱偷偷往柳望生脸上揩一笔胭脂,柳望生对脸上突然多一点红自然不乐意,看着就要动手抹掉,这时候岁玄央进来授课,陶云归灵机一动,就悄摸指着岁玄央道:“我这是把咱们师父画你脸上了。”

柳望生手上一顿,果然不去擦了。

柳望生的白,脸上那撇红太明显,岁玄央自然一眼看到,却放在心里不说透,暗暗想怎么阿寻爱涂这个?

小陶师姐:计划通 。

水了一张,困惹

还是师徒

红衣岁玄央和白衣小柳望生

岁玄央,柳望生这对师徒其实没啥特别激动人心的师徒大场面。除了最后岁玄央把自己的佩剑殊晴郑重递到柳望生手里,告诉他拦住师兄师姐。柳望生不知道师父是选择了在让他死和自己死之间选择了自己死,听话的拦住了师兄师姐,最后听来了师父剪玉萧沉沉落地的声音。

那是他第一次情绪失控,也是最后一次。魔族没有眼泪,他就跪在地上,怀里是一根吹孔往外冒鲜血的萧。柳望生仰天长啸,裂纹爬满了他的脸、手足,鲜血一丝一丝地往外渗,嚎完了他有些委屈,亦有些茫然,他说师父说谎了。这一战后,他分明没看见太平人间。

“我把我的眼泪弄丢了。

我杀死了我的人间。”

哎。

家里师徒。

在画一个草图手书哈哈哈哈。

跟朋友悄悄吐槽或许徒弟这孩子可以水仙【?】

弟子,拜别师尊。

不知师尊今行何处,唯有在师尊曾留之地行礼叩谢,聊以慰藉。

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